名优馆app旧版本

2021年4月13日

云小舒想穿一件美丽的衣服,结果还被老公吃醋给丢了。

谢闵行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,他说道:“小舒,对不起宝贝。”

云舒摇摇头,“我知道是因为吃醋,晚上我要再去买一件一模一样的,付钱。”

她不等回答,抱着孩子进入休息室。

谢闵行想到小妮子还很小,人的一辈子只有一次二十一二,只有一次青春年华。

小妮子想出门旅游,因为家庭和孩子绊住了脚,她嬉笑放下。

小妮子没有机会交朋友,身边的好友零星点点,只有林轻轻会交心。

现在小舒的衣服,他也伸手管。

虽然,他真的对小舒很好,但是,他也对自己的娇妻束缚太多。

他想找一种微妙的平衡,给小舒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生活。

自己想了又想,发现没有这个平衡。

云舒心大,她抱着孩子就睡,根本不知道外边自己的亲亲老公,脑子里想了多少对不起自己的事情。

气质温婉美女安静孤独唯美私房写真

她爱旅游,爱折腾,但是,她更爱自己的老公和孩子,她的家庭永远是第一位。

好友,有知心的即可。

她这个身份现在不缺朋友。

衣服,当然不能退步,怎么美,怎么来。

趁着现在自己正美。

云舒想好,今晚要去商场买好几件衣服,就气谢闵行。

不让露腿?我就去买超短裙。

哼。

小家伙表示,他睡醒了,他不困怎么办?

终于,下班时间到了。

小妮子成功的把儿子传染睡着了。

谢闵行叫起云舒,“饿不饿?”

云舒翻了个身子,她胡语说道:“不饿。”不想起床。

“那再睡一会儿。”

他出门加班。

小家伙也乖巧的长着嘴巴在睡觉。

母子两人的睡觉姿势神同步。

谢闵行走出去,他打电话找了一家不错的饭点先订餐。“七点们做好。”

云舒可以在睡一会。

那边的人应诺。

半个小时后,云小舒醒来,小家伙的嘴唇,在蠕动,似乎梦中在喝奶。

“小财神醒醒。”

云舒没有起床,她懒得起。

小家伙揉揉鼻子,小短腿乱踢,才慢慢睁开眼。

“醒了。”

云舒对外边的谢闵行喊:“老公,奶粉。”

谢闵行刚好利用半个小时将昨天会议上的事情做了个收尾。

他起身去饮水机旁边的桌子上,上边都是婴儿奶粉,还有纸尿裤,若干的奶壶。

都标注的很清楚,奶粉壶和水壶。

“叭叭”小家伙张开口就叫谢闵行。

“来了。”

他进入室内,将奶壶递在儿子的手中。

“啊,起床。”

云舒去浴室梳头发,谢闵行陪着儿子,“老公,一会儿去云端别墅看看我妈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她收拾好自己,看着奶爸谢闵行,“我们走吧。”

“先去吃饭。”

他怀中是儿子,胳膊上挽着的是妻子,一家三口进入电梯。

有人羡慕云舒。

艾拉说:“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不是平淡无奇的,羡慕别人,别人也在羡慕。”

世间的一切都是循环的。

艾拉表示最近在研究命理学。

办公室都被她搞成算命的了。

谢闵行总能搜罗出各种小店,美食佳肴,口味上乘。

“老公,刚才都买的什么?”云舒看着菜谱,她好像亲自点菜啊。

“这个蒜蓉粉丝虾点了么?”

“点了。”谢闵行对云舒的味蕾熟悉的很,她喜欢吃的,谢闵行部点了。

“这个红烧排骨呢?”

“也点了。”

“西蓝花,还有油炸小土豆,这个焖锅豆腐,还有青椒饼?”

“恩。”谢闵行还点了小家伙喝的。

“这个小米汤呢?”云舒这是为小家伙点的。

“点了,长溯喝小米汤,喝米酒汤圆。”他两样都喝点,因为吃不完。

云舒:“这个老公大赞,真的老公,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知道蛔虫是什么么?”

她之前好奇百度查过,后来着实恶心了一把。

谢闵行:“吃饭。”

他们坐在客厅,这里没有包间。

“看来知道。”

不一会儿,她们坐下没有五分钟菜部上齐,老板看着两人还带着一个小孩于是问:“需不需要婴儿车?”

谢闵行:“不需要谢谢。”

小家伙坐在他腿上很舒服,用不着车。

云舒开吃,几口下肚。

她夸赞这家店的口味,“老公,和小厨有的一拼了,但是赶不上时代广场的哪家私房菜馆。”

因为曾经发生的事情,云舒好几次去时代广场想去解馋,她都生生的按捺心中的搀。

“明晚去妈妈那里,让她亲自下厨吧。”

云舒又想吃私房菜了。

“对了老公,明天中午我去公司找,下午一二节没课。”云舒口中吃着肉嫩鲜美的大虾,吃着红烧排骨,搭配着素菜,谢闵行还买了一份青菜搭配。

她一边吃一边说。

谢闵行:“好。”

她因为吃的太开心,已经忘记今晚要出去买衣服的事情,说好的超短裙统统被抛在了脑后。

小家伙舔着舌头,他好馋。

他的妈妈不会是个吃播吧?

看着他好想吃。

谢闵行用小勺子为他一勺小米汤。

小家伙慌得张开嘴巴,主动凑上去吃。

他吧吧嘴巴,味道一般,没有爸爸做的好吃,于是摇头,手推开谢闵行的接下来的手。

不吃不吃。

云舒用勺子舀了一勺米酒汤圆的汤,吹凉,她喂给小家伙,“尝尝。”

小家伙张开口听了他妈妈的话,喝了一口。

顿时他的表情如同吃蜡一样难看。

云舒觉得很好喝啊。

谢闵行尝了一口小米汤,口感很好,有小米味。

应该是适合大人的胃,但是小家伙的,不太适合。

米酒汤圆,味道更大,小家伙更嫌弃。

“小舒,晚上去爸妈那里,我用一下厨房给长溯炖鸡蛋羹。”熬米糊需要时间和火候,短时间做不了,鸡蛋羹可以快一点。

云舒快速的吃好饭,她抱过儿子,“老公,快吃点,我们就走。”

今天两人出门没有带奶粉和奶壶,温水也没办法喝。

可怜小家伙只能饿着。

“我吃饱了,现在走吧。”谢闵行起身去结账,云舒:“都没吃饭,怎么吃饱了,忽悠谁呢。”

谢闵行交过钱,他说:“我真的吃饱了。”

云舒快速的用自己的筷子夹起两块豆腐喂谢闵行,“吃。”

因为云舒的态度强硬,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。

谢闵行不好意的看了眼周围,他又不能驳了小妮子的面子,于是吃下。

“不吃我还喂。”

谢闵行被“威胁”,于是拿起筷子,他也快速扫荡一下,用纸巾擦擦嘴说:“走吧。”

小家伙这会儿已经开始哭闹了。

估计饿了。

孩子们饿的很快。

特别是自己家的孩子,因为养的胖。

胃口大。

车上,小家伙开始哭。

云舒皱眉心疼儿子,她揉揉孩子的头,“妈妈没奶水了,也喝不了。”

她断奶了。

小家伙呜呜的哭泣,他一直在闹人。

云端别墅还有一罐奶粉和奶壶,云舒打电话给云母,“妈,把小财神的奶壶先用滚烫的水冲一下,我和闵行一会儿就回家。”

云母:“怎么这个点回来,吃饭了么?”

“吃了,快去消毒啊妈,外孙饿了,我没有带奶粉。”

那端云母已经挂电话,她慌里慌张的去烧水煮奶壶消毒杀菌,然后她开始打开奶粉在一边准备着。

云父:“小财神要来了?”

“恩,女儿一点心也不操,孩子在路上饿哭了。”云母还在准备小家伙的奶壶。

十分钟后,车子到家。

小家伙眼泪巴巴,云母从屋门口跑到大门口,将奶壶递给外孙,“快喝,外婆的乖乖。”

Categories: 未分类.

Tags: